巴德的小熊抱枕

【贾盾贾】进化(一)~(四)

这篇是和 @饼呱呱 太太一起产出的~~请叫我们Bear team!(简称BT,嗯,念起来也是BT呢哈哈哈哈)

梗来自于 @饼呱呱 太太之前的一篇文,很明显那个梗用来写贾盾比较合适=v=所以就拿来重新写了~ 北极圈的自力更生T-T!!

中长篇~

注:科幻au。因为剧情需要贾维斯拥有实体,全篇含科学组。

=================

1.

造球计划于公元3016年正式启动,包括贾维斯在内的AI带领着大量机器人离开蓝星舰队执行任务。

2.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这三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思考过,当然并不是因为他懒不愿意思考这种著名的人生哲学问题,而是他的父母从来没有教导他如何去思考——他甚至没有一个名字,至少现在没有。

他不是部落最好的猎手,这一点从他瘦弱的身体就可以看出。在他们的“社会”里,弱小本身就是一种罪过,这意味着往往一出生他们就面临着被兄弟欺负被父母舍弃被族群孤立的命运。这一点他无疑是幸运的,他的父母并没有因为他的羸弱就放任他走向死亡,他汲取每一丝能够获得的资源努力活了下来,但这无法改变他依旧比一般同类弱小的本质。

不过他仍然是一个好猎手,在他这么多年坚持跟着族群出去打猎的过程中,他得到了一些经验,并且领悟了一些技巧,他发现有时候要捕捉猎物并不完全依靠蛮力,他开始有能力养活自己和逐渐年迈的亲人,这为了赢来了父亲的赞赏。即使父亲没有发声,但是他能通过父亲对他的触碰感觉出父亲是多么地为他自豪。

能活下去他很高兴,他努力的适应周遭的一切,旦他实在无法喜欢。太冷了,这一切实在太冷了。他的脚下都是白色的一片,不管他们的部落迁徙到哪里,脚下的路永远都只有白色。不过幸好,在首领的带领下,他们总是能在天黑之前找到山洞来避寒。也许这样的日子他们会一天又一天地过下去,没有开始,也没有尽头。

他也以为这样的日子也许会一直下去。

直到那天,伴随着一声巨响,一个像太阳一样的火球从天上落了下来。

部落的人四处逃窜。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怖的东西,一时之间竟无所适从,呆立在原地。幸好他的一个伙伴把他拉到了被火球撞碎成石头堆山壁后。他从缝隙里观察着那个巨大的火球,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

就在这时,火球里好像打开了一个洞,有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从那个洞钻出来,有点像某种坚硬的虫子,但是他们却比那些虫子大得多。它们朝不同方向分散开来,扭着奇怪的步伐探索,好像对这个的白色的世界很有兴趣,时而又靠在一起。他注意到它们之中有一个不同的东西,好像是一种生物,体态和自己似乎有些许相似。就在他想再深入观察的时候,那个生物突然发出了持续的叫声,然后那些像大虫子一帮的东西就聚集到它的旁边,它们又靠在了一起。

突然,它们一齐朝他所在的方向快速移动过来。

他和伙伴转身拔腿就跑。

一声惊呼,他发现他的伙伴匆忙间把脚卡在了一个石头的裂缝里,怎么拔也出不来。

糟糕!那些东西越来越近了,但他没法说服自己丢下伙伴独自逃跑,他蹲下来随手捡起掉落在身边平时用于捕猎的工具和他的伙伴一起用力敲打着石缝。

很快石缝出现了裂痕,但他没办法再继续了。那些东西几乎到他的跟前,他执起手中的利器,冲到了它们中间。

他要为伙伴争取时间。

纠缠中不知道什么击中了他的手,瞬间的麻酥感让他手一松,失去了唯一的武器。

那些东西瞬间缠了上来。

“我要被吃掉了!”这是他唯一的想法,就像他吃掉那些猎物一样。

他的身体被那些大虫子捉住了。

“我不能被吃掉!”他在拼命地挣扎,试图用他锋利的牙齿咬伤他们,然而他们的外壳比他咬过的最坚硬的骨头还要牢固,他甚至无法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丝刮痕。

它们的力气太大了,数量也太多,很快就制服了他。

他最后的记忆是他伙伴逃远的背影。一根细长的东西刺进了他的颈部,接着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皮,最终失去了意识。

3.

他是被一些奇怪的声响吵醒的,有点像他剥开贝壳时用石刀敲击贝壳的声音,遵循着莫名的规律令人安心。

原来自己还活着。

这个认知刚刚让他产生的欣喜,下一刻又淹没在自己是否成为了储备粮的担忧中。

多想无益。

他一边眨巴着干涩的眼睛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边缓缓的坐了起来。随着身体的移动,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他看见那里多了几个像是被虫子叮咬一般的针眼。

那不是他的手臂。

这是他的第一感觉,与之前那个先天不足又加之营养摄入跟不上而显得尤为干瘪的线条不同,眼前的肌肉出现了起伏,上面的毛发似乎也稀疏了不少。

他还未开始弄清发生了什么,显然饿了不止一天的肚子把他的注意力重新拉回了生理需求的层面。

“食物。”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他一跳,他才发现之前在大虫子中间发号施令的那个生物就站在他不远的地方。那家伙转过身手里拿着他一个东西,熟悉而诱人的腥味告诉他那是食物。

它把食物放在他的跟前,同时发出某种特殊的声音。

他实在是饿极了,没多想就伸手去拿,结果食物却被那个生物推的更远。

“食物。”它又重复了一次。

并没有理会它的用意,他再次试图去拿那个离着已经不算近的食物,然而还是失败了。

“食—物——”这一次,它拉长了声音,发声部位做出夸张的动作。示意地抬了下手中的东西,然后用手指着他的嘴巴。

领会到了它的意思,他回忆着刚刚听到的声音,学着它的动作张开了嘴巴:“食—物——”

他感觉那个生物显然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因为在这之后它立刻就把食物递到他的嘴边,让他得以高兴地吃了起来。

“生物试剂生效,1号实验体初期实验成功,已具备学习能力。”他一边咀嚼一边听见那个生物再次发出了某种声音,用着似乎不容辩驳的声调。不过当时来自不易的食物显然对他更有吸引力,他专注于品味手中的美味并未试图去理解对方话中的意思。


4.

……

“1号实验体第75次实验,现在开始记录。”经过观测实验体的身体水平已经有了较大的提高,肌肉密度与人类接近,甚至比一般的人类更加的精壮,充满了张力。

“贾维斯,我希望你也能够为我取一个名字,就像你每次发送信息回舰队时叫的班纳博士那样。”先前几次他就想提出这个要求,可是贾维斯总是很忙的样子,也就不好意思再说。

贾维斯的数据库传入一段记录‘1号实验体达到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的第四层次——尊重的需求’。

贾维斯没有立刻回应,这让他开始为自己的唐突而懊悔,就在这时,他得到了一个单词。

“史蒂夫。”

贾维斯体贴的拼出了每一个字母,然后停顿了下,目视他的眼睛换了个询问的语气,“S-T-E-V-E。史蒂夫。可以吗?”

数据库显示这个名字为漫画《美国队长》中主人公创作的,身体受到改造,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一个超级英雄形象,这几点倒是与实验体的基本信息所重合。

“史蒂夫……好的,我就叫史蒂夫了!”史蒂夫本想拥抱眼前这个给予自己名字的生物,无奈双手还是被电磁禁锢在椅子上,“真的很谢谢你,贾维斯。”

语气真诚,情绪波动,笑容洋溢,无论从什么角度都能看得出史蒂夫的喜悦和感恩是发自内心的。这一切的理所当然却不符合贾维斯的运算规则,程序收到要求起名的请求,中央处理器进行逻辑运算,然后给出相应的答案。这些是合理而正确的行为,为什么实验体要感谢自己。无法立即处理的贾维斯新建了一个文件夹,将这个疑问暂时保留起来。

“史蒂夫,我们继续实验。”

“好的,贾维斯,我很乐意。”史蒂夫的瞳孔和玫瑰星云的排列方式相似程度很高,而前者面部肌肉识别系统显示为微笑时,那些星星好像更亮了一些。

“史蒂夫,我们今天进行脑电波反应测试。你看着显示屏,快速告诉我相对应的答案。”

“哦,我知道了,昨天往我大脑里装的东西就是这个吧。才想的我今天一醒来,头后面就开了一个洞。”

贾维斯不自觉地伸出了自己的机械手,计算不会伤害到史蒂夫头部的力度抚摸着早已被速生剂融合的伤口。史蒂夫稍微移动了一下,让贾维斯更好地触碰自己。他不知道贾维斯这么做的原因,但他很享受这样的碰触。实际上连贾维斯自己都不知道,因为这个动作没有收到任何合理性指令。

实验室的记录仪的灯还亮着,贾维斯决定继续。点击操作台,屏幕上面的图片开始变化了。

“1+2=?”

这个简单,“3”

屏幕上的文字又变了,“狭义相对论公式的计算公式是什么?”贾维斯停顿了一秒,没有想到Sir居然也把这个问题加了进来。

这个有点难度,不过难不倒史蒂夫,“T=ã(t-ux/c^2)  ”

“宇宙在收缩还是在膨胀?”

还好史蒂夫和他哥哥不同,上课的时候从来没有被小甜饼或者那个笑起来比小甜饼还要甜的姑娘吸引去注意力,“收缩,不过收缩即将停止,宇宙将长时间处于一段相对静止的状态。”

……

“1号……”贾维斯顿了顿,更换了称呼,“史蒂夫第75次实验,记录完毕。”

评论(11)

热度(16)