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德的小熊抱枕

【科学组接龙】假象 06天才与疯子

门在他预料之外突然打开,看着眼前熟悉的下弯眼角露出生动的不满表情,作为一个“逃犯”却丝毫没有躲避的意思,托尼勾起了嘴角,他觉得现在的情况比想象的还要有趣。

 

托尼一开始并没有寻找他失踪病人的打算,至少不是像现在这么迫切的。

当然托尼并不吝啬于承认他对布鲁斯很感兴趣,正如他对所有聪明的脑袋瓜都充满了兴趣。

你知道的,在“疯人院”里最不缺的就是“天才”,虽然大多数人都无法判断那些超越现代人类认知的夸夸其谈究竟是未来真实抑或只是些无端的妄想。

在这之前,托尼认为布鲁斯不过是其中并不怎么凸显的一个——即便他确实和其他“天才”表现不太一样——直到他为了手上的那几张照片失眠了好几天。

 

托尼·斯塔克的父亲是赫赫有名的霍华德·斯塔克。他曾在二战时期为军队的科研部门工作,创造了不少令敌人闻风丧胆的先进武器和军用设备,他为国家与世界和平所做的贡献至今为人们乐道,特别是他因此推迟了他原本的商业投资计划。

然而最终霍华德都没有机会开启他的金融时代了——他和他的妻子一起死于一场暗杀。

还在襁褓中的托尼得到的唯一遗产就是他继承自父亲的天才头脑。

 

然而这对托尼来说并不是一件值得高兴的事情,特别是当你还是个孩子时就无法和你的同龄人正常对话,你的养父母也一脸无法理解的看待你,而随着年龄的增长,托尼发现能和他说上三句话以上的人越来越少,甚至连他的导师都对他提出的理论讽刺挖苦:好好念点书,别想些不切实际的东西。

他对自己在机械工程和量子领域的理论研究很有信心,然而即便他巧舌如簧也无法说服那些只认金钱却没有任何战略眼光的木头脑袋为此掏出一分钱。没有足够的资金来支持实验验证,一切不过是空谈。

最终在快毕业的时候他放弃了原本就读的物理系学位,转而考了一本心理医生从业资格证书,用他自己的话说:如果不是我机智的先下手为强,只怕就是作为“患者”来这里了。

而在这里,他发现了许多惊喜,无论是302房间的那个据说见过四维生物的天才少年——托尼是少数被少年认可和其对话的人;还是他值班室楼下那个天天研究NP=P确定性算法的老头。

以及,布鲁斯·班纳。

 

托尼转到A院后并非一开始就接管了班纳,他听说,是班纳主动要求他做自己的主治医生。而由于班纳的另一个人格——浩克,极具攻击性,这个提议很快就被通过,大家眼里的麻烦立刻被甩到了托尼的手上。

托尼至今还记得他第一次见到他的情况。Oh,那真是太难忘了。

那一天阳光明媚,和风万里,是个非常适合郊游的好天气,托尼拿着班纳的病例,隔着桌子坐在他的面前,那个有着一头可爱卷毛的男人就这么一言不发的,盯着托尼看了半个多小时。就在托尼·好动症都快要爆发了·斯塔克快要承受不住的时候,班纳伸出了右手,说出了那天的第一句话:“I’m Dr.B。”

而在接下来的时间,无论托尼对他询问什么,或试图用一些惯用的开场白开启谈话,得到的都只有沉默和注视。

 

这和他病例上的说明十分不符。健谈的心理学教博士布鲁斯班纳以及暴躁的浩克。

 

但是这个情况并没有持续很久,几天后班纳开始主动和他交谈,一些心理学的例子和心理疾病的诱发原因。班纳的声音很软,听起来比他还有诱导力,他有时候怀疑对方是不是在试图对自己进行催眠,当然最后证实这一切都是为了得到公共图书馆的使用权。

大多数的患者是没有读书需求的,但并不代表完全没有,所以他们医院的图书馆还是有一定的藏书,要知道他们这里也关着一些热爱阅读的“天才”。

而眼前的这位,病因是人格分裂症,这并不影响他的智商,所以他的要求很合理,唯一让这个不合理的就是浩克的攻击性。不过在托尼的积极沟通以及浩克确实极少出现的事实下,班纳还是获得了图书馆的使用权。

然后班纳就开始把大把的时间花在那些基本没有人翻动的书本上。

介于无法消除浩克因素,托尼作为他的主治医生在这个时间段都会陪同他一起以防意外事件发生。他发现班纳选择的书都是一些生僻难懂的,有时候也会有些心理学哲学相关但大多是量子物理相关的内容。这刺激着他的神经,挠抓着他内心潜伏的一些东西,让他忍不住的激动。所以托尼总想方设法的和班纳交谈,但大多数时候,他都只能看见那人专心致志的在书上标记各种注释和记号。

 

再然后,他就消失了。毫无预兆的。

只留给他几张照片。

是的,那些他留在墙上的鬼画符早已经被擦除,只剩下当时托尼拍下的这几张照片了。

 

他一边漫不经心的寻找失踪的患者,一边开始对这些符号进行解码。第一层很顺利,托尼只实验了两种方法成就破译了,他按照那些诡异的符号重复出现的规律,去掉间隔每组规律的干扰符号,替换成“·”和“-”,是摩斯密码。介于他们每次都是以五个为一组出现的,所以托尼得到了两组相反的数字。他无法确定哪一组才是正确的,这加大了他的算量。

 

对于数字的处理,他先是考虑了最常见的方法就是用数字来替代26字母的方式,而显然手上的这些数字都应当都被看成个位数,或起码应该是有规律的数组,所以他放弃了这种方法,否则可能性太多了。为此他尝试了更多的方法,他将两个相邻的数字作为一组(由于出现了大于5的数字,所以他舍弃了棋盘密码),使用了电脑键盘密码的加密方式破译。Oh,他早该想到这个,那可是他最熟悉的东西之一,当他发现偶数位上的数字都没有超过3时他就应该想到。

 

破译之后,看着眼前仍然让人找不到相关性的一堆字母,托尼头疼了。

还玩?

 

每一层的破译都将变得更难,因为在得到结果之前,你不会知道之前的方法是否真的正确,一旦出现错误就意味着从头开始。

这三天托尼就睡了5个小时,但他即不感到疲倦也从来没想过放弃,托尼斯塔克不会惧怕任何挑战,他觉得这个过程本身充满了魅力,这些密码就想是通往布鲁斯班纳大脑的捷径,每破解一层都像是在切开对方的脑袋,好让自己能尽情欣赏这些跳动的细胞到底有多聪明。

 

这咋一看不相干的字母,实则当你每隔开5个字符提取一个字母,就能首先得到由5个字母组成的一个单词,也是这些字母唯一能组成的一个单词——BIBLE——圣经。当托尼发现这个的时候几乎惊呼出来,这是班纳给他的提示:圣经密码!这还意味着他可以丢弃手中另一串由相反的数字得到的字母以及他知道了他的方法没有错!

 

圣经密码,也称作Torah密码,最初指的是在旧约《创世记》的开头每隔50个字母跳读,就可以拼出“Torah”一词。这种现象后来被称做等距字母序列。

托尼依法炮制,把接下来的字符都以5为间距进行提取,他再次得到了一组无法组成任何词汇的字母。

 

然后,就再也没有任何提示了。

破译陷入了僵局。

 

那几天托尼过的很不好,无论是在干什么,他都心心念念着那组字母。甚至连梦里都是这组字母围着他跳着滑稽的舞步嘲笑他,那些字母张嘴就是班纳那软绵绵的声音还带着捉摸不透的笑意,然后字母越来越大几乎变成了他的牢笼。

 

而另一边,布鲁斯班纳的寻找计划却出奇的顺利,是的,在破译没有任何进展时候,托尼把重心放在了寻找这个让他整天都睡不好的罪魁祸首身上。他拜托罗迪查找了近期出入城市的所有能留下姓名的交通方式,一无所获,想来对方也不可能用真名买票或者租车,如果他用了非常规的方式逃走,例如搭便车,跳火车……那托尼将不知道他会逃向哪里。而他之前寄望于能帮助他找到班纳的那串密码又……

意外的是,班纳确实并没有逃跑,他还在这个城市,托尼在他的资料里显示的常活动区域里溜达,竟然在街上就看到了那头让他牙痒痒的发尾胡乱打着卷的黑灰色短发,并且在红绿灯的见证下顺手把准备已久的追踪器丢到了他的身上。

 

收获不止怎么多,他靠着这个追踪器,还找到了班纳一处不为人知的房产。

现在他反而不急了,他又有大把的时间可以钻研那个整天在梦里嘲笑自己的密码了。不管答案是不是关于布鲁斯班纳那已知的动向他都必须要打败它们!

他可是托尼斯塔克!

我需要换一个思路。

托尼对自己说。

 

密码大体可以分为两种,一种像摩斯密码那样的替代式加密,这需要有极好的观察力去寻找那些潜藏的规律从而判断是哪种加密方式;另一种除了密码本身以外还需要配合密钥。

托尼现在怀疑手上这组让人毫无头绪的无规律密码,应该配有一组密钥,只是被隐匿了起来。

如果密码本身没有任何头绪,他不如从布鲁斯班纳本身入手,也许他身上有什么提示……

托尼把布鲁斯的形象从头到脚在自己脑子里过了一遍,除了越发觉得他聪明的脑子十分迷人之外毫无收获,难道会是他发尾的卷曲规律吗?

不不,停下来。托尼捂脸让自己冷静。快想想在A院的时候布鲁斯都做了些什么?

 

对了!书!

 

这个想法刚刚从脑子里冒头,托尼就已经冲出家门开着他的爱车飞奔向A院里布鲁斯常呆的阅览室,甚至一反常态的没有和管理员寒暄就闯了进去。

然而到了图书馆托尼才意识到另一个问题——布鲁斯看过的书太多了,几乎每个架子上都有,根本无从下手。他凭着记忆抽出了几本,翻到布鲁斯注释过的地方,那就是一些对理论的理解阐述,没有任何特别之处,他无法从中找到任何疑似提示的东西。

难道不对?……托尼泄气的把书又放了回去。

除了书还能是什么?布鲁斯在这里除了读书就是吃饭睡觉了。

托尼一边来回踱步一边观察这些书,难道要重新翻阅所有他看过的书,以便能从里面找到一张夹着的纸上面写着密钥代码吗?不可能,谁能记下所有他看过的书?

如果布鲁斯真的和他想的一样聪明,绝不可能留下这么不严谨不靠谱的破译方式。

一定,一定还有什么规律。

托尼重新掏出那张已经被他深深记在脑海里的字母组,一边观察规律一边在书架间走动。

一个不经意的抬头,托尼突然发现书架上端刻着一个雕花字母。这是根据书架摆放的书籍种类进行分类的编号。和一般的图书馆不同,由于这只是个医院的藏馆,书籍的数量没有那么庞大,所以仅仅只用了一个字母来进行分区。这倒是托尼一直都没有关注过的事情,毕竟他并不在这里看书,谁会想到这里的编排方式和常规的字母+数字不同?托尼一个激灵。难道这些字母的含义……!这个思路应该没错,这也能解释为什么布鲁斯在每个书架上都翻动了书。

然而,这仅仅也只能知道书架的顺序,具体是哪一本书又应该怎么找?

托尼走回书架中间,观察书本的摆放。这里的书架每个有八层,每层从01开始编号直到货架的尾端。

都是数字。

可是手上只有字母,如果有数字就好了……数字…数字………对了!之前在第二层破译的时候他实际上是得到过一串数字的,难道是?

什么?一个密码还能有两种用途?!这得是多精密的计算才能做到?

带着将信将疑,托尼凭着记忆回忆起了那串数字,然后按顺序每5个为一组放在了每个字母的后面。是的,5个,托尼觉得如果这是真的,那么按照布鲁斯设计密码的精细程度“5”这个数字在第三次破译的时候频繁出现,一定不只是偶然。

很好第一个代码出来了,B53638。书架,层数,书号,页码都齐全。托尼立刻跑到B书架第5层抽取了标着36的那一本,他没发现在翻页的时候他的手都在颤抖。

 

然而当他翻到38页时,印入眼帘的仍然是规规整整的印刷字,什么标记都没有,空白的。不止这一页没有标记,整本都没有!托尼看向书名,这是一本哲学著作,如果他记得没错,布鲁斯并没有看过这本书。

 

那一瞬间,有如信仰崩溃一般,托尼一屁股坐到了书架下,把头埋在了双膝中间,抱着膝盖,看起来十分的无助,那本可怜的哲学书被他丢到了老远,书架也因为他这用力不小的一靠差点玩起了多米诺骨牌。

托尼感觉自己无法呼吸,他不得不大口地喘气,血液中的氧气含量已经低于正常水平,他想如果这样继续下去,说不定会成为第一个在有氧空间无外力作用下窒息的死者,他抬起手用力捶向地面,试图用疼痛来缓解心口的窒息感,也不管这会对自己造成怎样的损伤。

错的,为什么,为什么是错的?明明感觉离答案已经那么近了,难道从一开始就是错的?

托尼将自己的脑袋用力地砸向膝盖。

你被打败了吗托尼?被布鲁斯班纳?一个精神病患者?

哈哈,是啊,也许那些鬼画符从来都没有什么意义,只是一个精神病患者发病后的遗留。

托尼这时候才发现,他竟然从一开始就没有怀疑过——他的对手是一个“疯子”?不,托尼似乎从一开始就把这个可能性排除了。

他从来没有把那个人当成一个疯子。

托尼甚至觉得他比自己见过的所有人,包括托尼本身都正常——他能理解那种正常。

急喘渐渐平息之后,托尼也逐渐冷静下来,他再一次捡起了那张被揉成一团的纸条,就像救命稻草一般的抓在手里,就像握住了他的信仰,就像捏着他对世界所有的认知。

他再次抬头观察对面书架上用白胶带贴在书脊上的数不清的一组组数字。

数字。

数字……

对了,还有一串数字!

那串被他判断为“无用的”,同样从最初的摩斯密码里得到的相反的那串数字!

托尼立刻掏出笔从新组合了代码,然后从相应的位置上抽出了那本书。

这一次在翻开之前,他深深的吸了口气。

果然,在相应页码里,布鲁斯在某个字母上画了一个圈。托尼来不及表达自己的喜悦之情,立刻跑到下一本的位置。

很快的,密码对应的所有内容都被托尼一一找到。

和想象的不一样,并不是写着我去哪里之类描述地点的语句。

而是一个公式。

托尼看得出来,这是个物理公式。

当他看到这个公式的一瞬间,他感到自己全身的细胞都在颤抖——兴奋的颤抖,他深埋心中的科学火种再次被引燃,爆出了巨大的火光。他迫不及待的上网查询了这个公式,不出所料,搜索结果为0。这是一个全新的公式!至少是现在的科学家们还未发现的公式!虽然他现在还不知道这个公式究竟代表什么,但是他的科学自觉告诉他,It’s ture。

 

他恨不得立刻亲自去问问布鲁斯那是个关于什么的公式!

不,也许谜题还没有全部解开。

这个公式才是最后有待他解答的谜面。

 

但是无论如何他已经等不及想要见到那个人了。

而现在,那个人就在他的面前,微皱的眉头写出了不满,却没有害怕紧张之类的情绪。

也许他早就知道自己会来。

托尼摘下头上那顶并不合适的外卖员帽子,卸去了蹩脚的伪装,笑眯眯的把手中的披萨盒递了过去,“我请客。”

 

眼前的卷毛男人倒是不客气的接过披萨,退后把人让了进来,随之关上了门。

托尼比自己意想的更加轻松的,就这么进入了这栋他观察许久的房子。然后他一屁股坐到布鲁斯对面的沙发上,还轻轻蹦了蹦感受了下沙发的柔软和弹性,然后伸手从被布鲁斯拆开的披萨盒里拿出一片往嘴里送,另一只手舒服摊在沙发背上靠着。没有什么我破解了你留下的密码之类的得意演讲也没有表达他对布鲁斯聪明头脑的喜爱之情,他只是懒洋洋的说道:“挺意外的,我以为你会逃走,杀人犯先生。”

 

“史塔克医生,”布鲁斯正坐在沙发上,双手习惯性的合握,闻言并没有什么过多的表情变化,“我以为作为我的主治医生,您应该清楚我的情况。”

“这么说你也知道浩克这个人格的存在?”

“是的,我从未隐瞒过这点。”

父亲不仅在儿时虐待自己还当面杀害了母亲,这刺激的确足够解释一个新人格的诞生,一个具有攻击性的,有能力反抗的,可以表达自己对被孤立和虐待不满的愤怒人格,这放在谁身上都极具说服力,然而,眼前的人却是心理学博士,这就让托尼不得不再仔细思考里面是否其他的可能性,即便布鲁斯的童年真的让他心口发紧。

何况……托尼现在对布鲁斯那聪明的脑袋倒是十分有信心。

“但是,”托尼停顿了一下,“谁也不能证明浩克的存在。”托尼说着舔了舔手指,起身踱到了布鲁斯的身后强调,“他是否真的存在。”像是为了配合他的话,托尼用手指戳了一下布鲁斯的腰。

 

布鲁斯捂住腰回头怒视托尼,他听到浩克在他心中怒吼了一句,叫嚣着要出来,他的眼睛逐渐变绿,这往往是他切换浩克人格的标志——随着肾上腺素的极具上升,对他的瞳色也造成一定影响。

但是这一次,布鲁斯把浩克压了回去。此刻他最需要的是理智,他不能让浩克出来破坏他的计划。

 

“是的,很显然,这一切不过是你的计划。”正在欣赏布鲁斯房子的托尼没有注意到这个变化,他踱了一圈走到布鲁斯身边坐下,在他耳边小声说,“如果你的博士学位不是靠走后门得来的,你就应该清楚精神疾病的鉴定至今没有一个非常明确的标准。而奥斯卡显然欠了你一个小金人。”

还未等布鲁斯有所回答,托尼向后拉开距离夸张的摊手说道:“oh,承认吧,这有什么可隐瞒的!亲爱的布鲁斯,我来这可不是为了替代警察履行他们的职责。”说着,托尼还眨了眨他迷人的大眼眼,“事实上如果你有需要我也可以在你的精神分裂症确证书上签字。”

“你就如此驳定我没有任何精神疾病?”布鲁斯叹了口气,大大方方帮托尼说出了他的内心怀疑,“你觉得我在装病,是为了逃避法律制裁?”

“难道不是吗?”托尼挑眉,爽快的承认自己不太友好的猜想,“这里,”他指了指脚下和四周,“这栋没有被记录在案的房产不就是你早有预谋的证明?”

“中国有一句俗语,最危险的地方就是最安全的地方,比起四处逃亡,显然这里更适合藏身。”托尼用一个他能做出的得最诚恳的佩服表情表达着‘你看你连后路都准备完善了。’

“我没有打算藏起来,否则你也不会这么轻易找到我。”布鲁斯往桌上丢出了一个小物件————托尼的迷你跟踪器。

“好吧,看来你确实是故意引我来这里了?”托尼耸了耸肩,“目的?”

“帮助我找出杀人真凶。”布鲁斯直视托尼的眼睛,一字一句郑重的说。

托尼难得的安静了一会儿,他深深回望进布鲁斯的眼睛仔细打量,也不知道自己究竟想在里面找到真实还是谎言。

“真是有趣,所以现在的情况是我要证明你是正常人但是你杀了人。”“而你要证明你是疯子却另有凶手?”“难道不应该是‘你是正常人且另有凶手’比较能皆大欢喜吗?”

“我和浩克都很清楚的记得,我们没有杀人。”对于托尼的调侃布鲁斯不置可否但软软的声线透着不容置疑的认真。

“虽然在凶案现场警方提取到了好几枚不同的鞋印,但由于罗斯检察官的死亡地点是在他的办公室里,所以这并不奇怪。最重要的是凶器上的指纹只有你一个人的。他的伤口上也提取到了你的血液——应该是搏斗时不慎的结果。”托尼自然的将手环在布鲁斯身后的沙发靠上,完全不在意他嘴里描述的内容若为真眼前的人该有多么的凶险,“你要如何说服我,你和这个谋杀案其实毫无关系?”

“所以,我需要你的帮助,你在检察院工作的朋友也许能协助我们进入案发现场。”布鲁斯捏紧了另一只手,“一定有什么被忽略的部分。”

“天,你要潜入检察院?”托尼睁大了他的眼睛,“一个有案子在身的精神病院‘逃犯’?”

 布鲁斯再次不置可否的看向托尼。

 

“为什么是我?”久久的,托尼憋出这句。

“因为在现在的情况下,你是唯一相信我的理智,并且愿意掺和麻烦的人,斯塔克医生。”

 

 

 

注:1、见过四维生物的男孩来自于《天才在左疯子在右》。=v=

2、这一章的前半段主要是想补充一下逻辑,交代一下托尼的身世以便引申出他能被布鲁斯吸引的点,以及托尼为什么那么执着于破解密码和布鲁斯。

3、不知道大家能不能读出来破译那段托尼对布鲁斯的心态变化。然而我已经尽力了QAQ文废OTZ

4、K菌一紧张就会咬手指  太太你要的三层以上的加密2333

剩下的靠你们了! @粘土炉卷  @ @达也  @E.T.   @Jennie要做个软妹纸  @黑黑黑黑匣子   不知道其他太太们的lo2333

评论(13)

热度(20)