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德的小熊抱枕

【续写】狭路相逢(2)

续 @饼呱呱 太太的 狭路相逢

  http://yzsbj.lofter.com/post/1cbe7a30_a02b6c8

“托尼,那些家伙和我说你的这次绑架是你们公司的一个高层授意的,再加上诬陷我的那次,恐怕那位副总裁很难撇清关系。”

“你终于愿意相信我了!”托尼高兴地抱着布鲁斯的脸颊,在上面亲了一下。

“重点难道不是你们公司出了内鬼吗?”布鲁斯觉得托尼真的很不会抓重点。

“你终于愿意相信公司里出了内鬼的我了!”托尼又亲了一下。
=====
 

没有胡闹多久,托尼就睡着了,无论是他身上的伤还是这几天过度的紧张和担忧以及没日没夜的制造炸弹都极限的消耗着他的脑力体力。

当然布鲁斯也不比托尼好多少,他也很想睡,但他是个好司机。

布鲁斯看了一眼油表。

其实在他刚刚接通线路发动汽车的时候他就关注过油表,这也是他为什么之前提议在下个路口丢下托尼的原因之一。剩下的油显然不足够让他们到达最近的城市,而他的通缉令还未销,他可没有去警察局喝茶的打算。

并且他也没打算让托尼拖着这个手术后不久的身体和他步行走完这开发落后的沙漠公路。

好在事情没让他担忧太久,他远远的就看着前方公路旁边插着一个字迹歪歪扭扭的牌子,牌子之后一栋不大汽车旅馆孤零零的落座公路旁边,旅馆门前还停着几辆车。

布鲁斯把车子停好,在托尼身上翻找了一会儿,不出意外的什么证件都没有。他自己也一样。

不过这在战乱纷扰的伊拉克的荒郊野外也并不是什么难题。他叫醒了托尼,扶着他来到了旅馆的柜台。

他们随便编造了理由诸如外国旅客被打劫之类的就成功住了进去,真实情况店员并不打算深究毕竟在这个战乱的国家,有钱赚才是最好的理由。

老板叫他的大女儿给他们开了房间的门。那是个热情的姑娘,在通往房间的路上她就在用托尼听不懂的话和布鲁斯交谈,似乎很有趣的样子,他看到布鲁斯笑了和姑娘都笑了。接着她将钥匙交给了布鲁斯又和交谈了几句后,才带着笑意离开,离开前还回头又偷瞄了布鲁斯几眼。

躺在床上的托尼莫名的觉得有些不爽。

“我拜托她给我们弄一些药物。”布鲁斯走到另一张床边坐下,“以及询问了公用电话。”

在托尼表达出不满之前,布鲁斯做了简单的说明把托尼的原本想说的话直接堵在了嘴里。

“你给我一个联系人的号码,不然我只能选择打给警察局了。”布鲁斯耸了耸肩。

“你还是要丢下我~!”托尼眨巴着他的大眼睛,一脸受伤的望着布鲁斯。“你根本不相信我说的话对不对……”

这一次布鲁斯没有别开头,他抱着手臂正视托尼的眼睛,严肃的说:“没有在和你开玩笑。你不久前才进行了一次危及生命的手术,还是在一个根本没有手术条件的环境下!而现在你需要更多的治疗和修养而不是在这糟糕的沙漠地区做苦行僧!”布鲁斯不自觉的提高了语气。他有点生气,不知道是因为关心被曲解,或者是他竟然又在关心托尼这件事本身。

“……”在布鲁斯的淫威之下,托尼不甘不愿的报了一串号码,“这是罗迪上校的联系方式,你就说是马丁尼找他,一个恼人的绰号却意外的要派上了用场了。”布鲁斯是真的关心自己的,这让他开心了一些。“千万别联系警察或者我的公司人员,我也是认真的。”托尼摊手,“我对斯塔克工业的影响力还是有信心的,如果真是高层内部出了问题。”

布鲁斯没有直接回应他,托尼觉得他一定还是在想办法甩掉自己。撇了撇嘴,正要继续不依不饶,却被突然想起的敲门声打断了。

两个人都是惊了一下。互相对视一眼。

布鲁斯做了一个噤声的手势,轻手轻脚的走到门边,一手握着门把,一手握拳,他用冷静的语气问了一句托尼听不懂的话,外面立刻传来回话,是之前那个姑娘的声音。看来是依约拿了药物回来,但是布鲁斯并没有果断的开门,而是伏下身往门与地板的空隙上看了一眼,确认了外面确实只有一双脚后,才将门在没有打开保险栓的情况下开了一条门缝。

然后布鲁斯拉掉保险栓打开了门。

那个姑娘带来的除了药物之外还有食物。

一些面包和水。

但却是他们此刻最需要的东西。

布鲁斯再三的感谢了对方,姑娘压住了布鲁斯的手拒绝了他试图为药物和食物付钱的行为。这一次离开之前她还体贴的为他们带上了门。

布鲁斯把托盘端到他们床中间的矮柜上。递了一个面包给托尼,接着就开始处理药物,托尼的伤在手术之后没有好好的休息再加上当时药物短缺导致了伤口的持续恶化,他急需更多的抗生素。

“真是个好姑娘。”托尼作势愤恨的咬住面包,就好像咬住的是他的仇人一样。

他一边鼓着嘴用力咀嚼,一边用模糊不清的声音嘀咕:“她一定是看上你了,一定是!”

布鲁斯拿起了水杯塞进托尼的嘴里,拯救了因为吃太急差点噎住的托尼。

托尼吞着水,在“我的布鲁斯就是那么优秀”和“情敌出现了,而布鲁斯还想着怎么甩掉自己”中痛苦挣扎着。

“要是这块面包中间夹着块牛肉就完美了。”这他最后得到的结论。

布鲁斯给托尼用完药后把被子盖在了他的身上勒令立刻睡觉。他准备出门,他要抓紧时间联系那个罗迪上校。

他刚跨出第一步就被托尼抓住了衣角。

一回头又是那个闪着水光的大眼睛可怜兮兮的看着他。

对视几秒之后最终他败下阵来,解释道,“我只是去打个电话。”说着,残忍的从托尼的手里抢过自己的衣摆,关门而去。

这是个路边的电话亭,没有之前的询问他还真不好找。电话打的比他预想的顺利,在他报出名号之后没有遇到太多官话和推脱,接线员果断的给他接通了电话。看得出来罗迪上校和托尼的关系确实很好。

说明了地点之后,他长舒了一口气。

接下来只要确定罗迪上校安全把托尼带离,他就能功成身退了。

他会在罗迪出现之前就先藏起来,他不想和军队的人有太多接触。至于托尼说的是真是假,就看他回到公司之后如何表现了。

如果,他是说如果,这一切真的都是误会。也许——他承认他对之前认识的那个博学风趣又该死的烦人的托尼确实有过心动——事情还会有转机。他和托尼的事情。

不过这不该在现在考虑的行列之内。

这么多年东躲西藏的令人绝望的逃亡生活改变了他太多,这不是说不介意就能真的瞬间化消的。

何况在那次的背叛伤透了他的心,他真的无法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就重新信任他。

如果没有什么确实的证明的话。

路过旅馆门口玻璃窗的时候布鲁斯就听见放在服务台上的电视郑在报道反政府组织基地被人炸毁的新闻,这年头的消息传播的还真快,那不过是几个小时之前的事情。这样一来斯塔克工业也已经接到消息了吧,不知道他们会有怎样的应对。

正想着,就看见电视上出现了托尼的照片。

生死不明。

倒是个不错的说法,既不把情况说死以免意外情况发生可以及时调整应对,又留了时间可以让生变死,不过这股票只怕还是要下跌了。

布鲁斯摇了摇头。生死不明是客观情况,这不能说明什么史塔克工业的立场问题。

布鲁斯一边踱回宾馆一边漫无边际的想着,突然他的眼角闪过了一个熟悉的标注。

STARK INDUSTRIES

就在之前停在门口的车上。

他还是太大意了。

-待续-

因为呱太太说他烂尾了,而我又很想看后续,所以接着写了这么点(>_<)然而接下面我没想法了,大概是写不出来了2333 别期待OTZ

评论(1)

热度(1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