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德的小熊抱枕

【悬疑向】原罪:致命的礼物 (1)

写在前面的碎碎念:这是个探案小说哈哈哈,这篇文的由来只是因为我和烧饼太太想看科学组耍帅。毕竟一个分析力MAX,一个电脑专家的搭档简直是探案剧标配。咳咳 然而越构思越多,自己深感能力不足,拉了几个太太一起写。可是一群懒癌晚期能写到哪还看天意和动力  躺平安逸死

第一次写这种题材的东西,其实我们并不擅长,里面肯定有很多BUG,请大家担待> <涉及到的一些知识虽然有来源,但是仍可能有谬误,所以不要太当真啊~关于一些法律流程等等的相关制度大多来源美剧+我已知的一些本国体系的知识,所以可能会有出入。大家就当架空好啦~> <

谢谢大家看我废话~

=====我是正文开始的分割线=======


第一案:致命的礼物

第一章 醒来

(和 @橘子狸太太共同创作~) 

一大早就被电话铃声吵醒,布鲁斯从被窝里不情不愿的钻出来,顶着一头乱糟糟的卷发,从被窝里摸出了手机。

“…………布鲁斯,你有没有在听我说话啊……”托尼在电话的另一头抱怨,他已经连续一周没有看到布鲁斯了,就连周末都约不到人,“你是不是背着我出去玩了?!”

“托尼,要知道我可背不动你,啊……”昨晚布鲁斯被他的好友里克·琼斯拉去谈心,好像是他失恋了还是什么事,结果就是陪着他喝了一宿的酒,现在太阳穴刺痛地疼,而电话那边的托尼还在不依不饶,叨叨叨的说了一堆,其实布鲁斯大多没听进去。

托尼没料到会听到布鲁斯的呻吟,他先是惊讶,后是笃定:“你是不是又喝酒了。”

被戳穿的布鲁斯有些惊讶,“你怎么知道?”他可不觉得酒气会顺着电话线窜到托尼的鼻子里。

 

“我可是天才Stark,亲爱的Brucie,你连自己胃不好的事都不知道,拿什么来掩饰你宿醉的头疼?”用一贯轻佻的语调掩盖起关心,托尼翻了翻柜子拿出一包醒酒药丢到床上,“你知道今天是星期几吗?”

“……几?”布鲁斯探头看了眼天色,这是快正午了吧?自己是真的很少睡那么晚了,他放弃的挠了挠头发,掀开被窝准备起床。

“星期四!”电话里传来托尼的调笑声,“今天可不是周末哦Brucie,结果我在你的单位没见着你。就顺便帮你请了个病假。是不是很体贴很感动呢?”托尼,边说着边照着网上的教程,搅拌着眼前的锅,“又是那个里克吧?所以我说你这是交友不慎啊!”托尼尝了一口,感觉还不是太糟,“等下过来看你,一会儿见。”说完托尼就挂了电话,带上他还算是不太糟糕的粥,胡乱收拾一通就出门了。

布鲁斯就职的专利局离托尼的家不算太远,大概十几分钟的脚程,他没事总往那跑,没想到今天扑了个空,这会儿他已经站在布鲁斯的家门口了,他伸手敲了敲门:“Brucie?”

没人回答。

有着无数宿醉经验的青年无奈地翻了个白眼,掏掏口袋找出钥匙打开了门,不出所料,布鲁斯趴在桌子上又睡着了。

托尼见状脱下了自己的外套,小心翼翼地披在布鲁斯的身上。好在保温壶的性能不错,托尼不紧不慢搬来一把椅子坐在布鲁斯的身边,拿出他带来的笔记本电脑继续完成他微控制器和微处理器与电机信号的转换编程。

那些让人看着就头晕复杂的方程式和机械线路在他手中又如听话的士兵一般随他指挥摆弄,别意外于托尼·斯塔克的天才头脑,他可是斯塔克工业董事长——霍德华·斯塔克唯一的儿子,自然继承了他爹的聪明头脑,不过这话可不要当着托尼面前说,他并不喜欢别人总称呼他为“斯塔克的儿子”。他有自己的想法也能证明自己不输给自家老头。

他正在研究的这款意念控制机械臂原本只是一个概念产品,起码在托尼决定把它付诸实践之前是这样的。七年前,刚刚收到麻省理工录取通知书的托尼在科技博览会上遇到了一个天生没有双臂的女孩,那是他第一次知道不过是几十万美元的义肢对于许多家庭来说不堪重负。原本他的发明不过是用乐高积木、钓鱼线和五个独立控制的服务器做的变形金刚玩具,被老师推荐也是意料之外,但当他看到那个女孩盯着机器人手臂时渴望的神情,托尼觉得他能够做些什么。然后他就做了。

也正是这个机械臂让托尼和布鲁斯成为了好友。

布鲁斯·班纳是个专利局的普通文员,那天送文件的布鲁斯正好听到来申请专利的托尼的困扰。他的项目最大的难题就是脑电波控制,它要求直接从病人大脑收集信号,但是难度太高,大脑控制的地方太多,很难分清楚哪些信号是我们想要的。看着正在虐待自己发型的托尼,布鲁斯也不知是突然善心大发还是纯粹好奇,他拿起手臂研究了一会儿,看似随意的提了市面上新兴玩具意念控制球游戏,但这大大的启发了托尼。之后托尼借着布鲁斯的建议,发现了球的不同运动方式与脑电波之间的特定联系,他机智地将这种方式用到了机械臂中,成功克服了当时的瓶颈。布鲁斯及时的提议可不是胡思乱想的偶然,他实际上有着加州理工学院理论物理专业硕士学位,虽然念的是理论物理但他对机械工程也颇有研究,他没有告诉托尼他还是意念控制球研发团队的一员,也正是这个让他有足够的资金在这不算偏僻的地带租了一个温馨的小窝。然而成绩优异的布鲁斯并没有选择继续在学校深造,除了养父母反对,不希望他走上亲生父亲的老路以外,也因为他不想增加他们的负担。对此托尼颇感可惜,后来托尼就像捡到宝一样,研究一遇困难就去找他求救或者……撒娇……一来二去两人变熟识起来,这一熟识,七年就过去了。

“托尼……”又睡了一觉的布鲁斯感觉好多了,他一抬头就看到眼前近在咫尺的一张大脸,着实吓了他一大跳,然后一碗看起来不太糟糕的粥就被送到了他面前。

“要我喂你吗?”托尼拿着勺子兴致勃勃的看着眼前没精打采的卷毛耷拉在布鲁斯的脑袋上,“十分乐意效劳~”

然后他看见卷毛一下子精神了起来,布鲁斯从他手上抢过勺子,迅速的挖起粥,毫不犹豫的丢进嘴里。

布鲁斯很清楚,托尼可真是个说做就做的主啊。

托尼单手撑着脑袋,欣赏着布鲁斯并不怎么优雅的吃相,像是思虑许久终于开了口:“你周日有空吗?”

“恩?”布鲁斯含着勺子有点迷茫的看着托尼。

“周日的斯塔克工业科技展,如果你想去,我就勉为其难的陪你去瞧瞧。”托尼不知从哪掏出两张门票,这是他早上刚从信箱里找到的。

 

备注:1、布鲁斯的职业灵感来源于爱因斯坦(。

2、文中托尼的机械手的梗来自于真实事件 

http://weibo.com/1748548681/Dme6woFIr?type=repost

顺便安利这个暖少年QAQ

评论(8)

热度(17)