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德的小熊抱枕

【悬疑向】原罪:致命的礼物 (2)

第二章 里克•琼斯

(和 @橘子狸太太共同创作~) 

展会九点才正式开门检票,布鲁斯和托尼提早了一个小时去的,但是尽管如此他们前面的队伍还是已经弯弯曲曲地绕了好几圈,乍一看还以为是玩到了最后一关的贪吃蛇。其实托尼大可以一个电话打到运营总部,然后带着布鲁斯刷脸走工作人员通道进去,要知道很多斯塔克公司的员工都这么干了。这么看来霍华德还是很了解他的,如果当时寄到他信箱里的是两张VIP卡或者工作人员通行证,那托尼根本就不会来。 

好在这时候的太阳已经出来了,空气中的湿气也逐渐蒸发掉,两个人都脱下了原本御寒的外套。托尼烦躁地对着布鲁斯喋喋不休,当然他不烦躁也会对着布鲁斯喋喋不休,一张一合的频率快要赶上队伍前进的速度了。布鲁斯倒不是很在意,反正站在外面呼吸一会儿新鲜的空气也不是什么坏事。趁着这空当两个人轻松解决掉了大半本猜谜游戏,以及两杯大可和一袋薯片……后面两样是发生在布鲁斯不是很成功的阻止下。这直接导致了托尼在进场之后直奔着厕所而去,布鲁斯一个人站在门口也不敢动,这要是走一点,托尼就绝对找不到自己了。天地良心,这和身高绝对没有关系,也和鞋子里的内增高没有关系,要怪只能怪会场里的人实在太多。布鲁斯觉得自己要是再这样下去,指不定手毛都要被人蹭秃噜了。 
布鲁斯拿着副票背面研究场馆介绍,想着等托尼出来他们第一站去哪比较好……恩……是先去马上就要开始的主会场看发布会,还是先找个冷门一点人不多的地方透透气呢。布鲁斯并没有为此纠结太久,因为就在托尼去厕所的这功夫,他接到了一个电话,一个让托尼气急败坏的电话。
“又是那个臭小子!”托尼刚出来就十分耳尖的听到了让他敏感的‘里克•琼斯’几个字,一股不详的预感立刻涌上心头。
并不是他想太多,恰恰相反,情况实际上比他想的还糟。这次可不是那小子又突然拜托布鲁斯去给他生病的摄像师顶班或者干脆直接让布鲁斯过去帮他赶新闻稿那么简单。 
布鲁斯收起电话,拉着托尼直接出了会场,他们招手拦了一辆的士直奔警局而去——考虑到这次展会人数众多可能会没地方停车,在布鲁斯的提议下他们是坐地铁到的会场。
里克•琼斯是布鲁斯班纳为数不多的发小之一,也是唯一在布鲁斯经历了家庭变故而离居异地后仍然保持联系的朋友,直到多年后他们在纽约再聚首仍然感情很好,据里克自己说,布鲁斯可是他的救命恩人。里克原本在纽约一家报社工作,后来因为网络对报社的冲击,现在是一名电视台新闻记者,同时也负责为他们电视台的网媒撰稿。和布鲁斯的清闲不同,里克的工作常常让他忙的焦头烂额,但他仍然时不时会因为各种莫名其妙的理由占用布鲁斯的时间,这让托尼十分不满。
刚刚的电话是警局打来的,说是里克涉及一场凶杀案,已经被警方带走协助调查。里克给了他们布鲁斯的电话而不是父母的,想来是不希望父母担心。
布鲁斯和托尼一到警局就被挡在了外面,然后就是漫长的填写表格、等待、交涉、等待的过程,直到天色渐暗,他们的肚子叫嚣着要补充能量。
托尼从警局的自动售卖机里买了咖啡和面包,递给了闭目养神的布鲁斯。
“看来他们是不会让我们进去了。”
“本来就不会让我们进去。”布鲁斯接过面包,感激的看了托尼一眼。“协助调查只是说的好听,如果他是作为嫌疑人被带走的话,在审讯结束之前连亲属都见不着人。”何况我们还不是。
“我以为我们是来付保证金,”托尼坐到了布鲁斯的身边,撕开了面包袋子,“看来他这个案子没有我们想象的那么简单。”
 “我很担心。里克已经在审讯室里呆了六、七个小时。他的精神状况不知道撑不撑得住。”布鲁斯捏紧了面包,“而我们却还什么情况都不知道。”
“只是拘传协助调查的话不能超过二十四小时,我们不如回家等吧?”托尼拍了拍布鲁斯安慰道,他有点困了,这种什么都不做的呆着远比在他的小车库里研究机械手臂还让他觉得疲倦。
“托尼……”布鲁斯凑到托尼的耳边小声说,“我刚刚看到那个黑人警察正在填写刑拘申请,上面就是里克的名字。”
托尼吃惊的回过头,嘴唇刚好擦过了布鲁斯翘起的卷毛,挠得他连忙退开了一点。
 “我想是他们找到了一些对里克不利的证据?要是刑拘被批下来情况就麻烦了。我们得在这之前掌握一些主动权。”布鲁斯皱眉说道。
“都要刑事拘留了,说明警察对自己的证据很有信心。话说你就这么驳定里克是无辜的?”托尼摸了摸自己的嘴唇。
“当然。我了解他的为人。别说杀人了,让他踩死蚂蚁都费劲。”布鲁斯毫不犹豫的点了点头,“问题是我得知道究竟发生了什么。现在除了知道死者是一名女性外一无所知。”
“既然他们什么都不会和我们说,我们不如自己去调查看看。”托尼把面包包装袋塞进喝空的一次性纸杯里,向远处的垃圾桶投了个三分球,命中。“所以……我们为什么还呆在这里?”
“我在等人。” 

 


评论(8)

热度(18)