巴德的小熊抱枕

【贾盾贾】进化(五)~(六)

本篇是和 @饼呱呱 太太一起产出的~~Hail Bear Team!

北极圈的痛苦挣扎2333

(一)~(四)http://bearbaozhen.lofter.com/post/1d1306d1_a0a0d13


(七)http://yzsbj.lofter.com/post/1cbe7a30_a0fb95d

注:科幻au。因为剧情需要贾维斯拥有实体,全篇含科学组。

============

5.

贾维斯发现自己花在史蒂夫身上的时间远比他的同族更多——这当然不是因为史蒂夫愚笨学得慢——不知道是作为“1号”的特殊位置,还是因为史蒂夫确实有着良好的学习天赋,贾维斯不得不承认自己还是挺享受把越来越多的知识装进他的大脑的过程。

史蒂夫每次都会认真的记录学习日记:  

我……是一种羰基生物。

我生活在直径为1.5万千米的行星上。

我们的行星围绕在一颗直径为 140万千米的恒星进行公转。

我们所处的位置是人马座星云。

早期的行星距离恒星太远,气温非常低,只有部分低等微生物。但是随着宇宙的收缩,我们离恒星的距离在减小。通过计算,当宇宙停止收缩时,我们的行星所处的区域正好是液态水存在的“宜居带”。

上面所有的东西,都是贾维斯教会我的。我很感谢他,要不是贾维斯对我们进行的生物改造,也许再过一万年我们这种生物连用“火”烤制食物都不会。虽说我之前的那些猎物直接吃也很好吃,但是烤熟了就更棒了。

我真的很感谢贾维斯,是他让我学会了思考,或者说是有意识的去思索问题,这让我觉得生活是美好的。是的,不仅仅是生存,是生活,有足够的食物……衣服……文字……尊严……曾经完全无法想象的东西,现在变成了现实,这都是他的功劳。

我的族人在他的帮助下飞快的发展着,我想大家应该也很喜欢他。

他不摆架子,彬彬有礼。

特别是……那些新东西,十分艰涩,我又是如此的笨拙,但他总是有足够的耐心和细心。

对了,今天贾维斯还告诉了我一个好消息,也是他们我们星球改造的目的:

贾维斯所属星球的主人——地球人对低等级的外星生物进行援助,提供技术支持,帮助他们进入高科技时代,建立更完美的星际文明。

感谢无私的地球人。

……特别是贾维斯。

他完成了任务要离开吗?我多希望他能一直留下。

6.

史蒂夫盯着镜子里的自己,那和他第一次透过玻璃的反射看到的自己已经有着翻天覆地的不同。当时的他只能停留在水面里、镜子里的人是自己,不是父亲母亲或者来占领地盘的其他什么人。而现在的史蒂夫似乎有点庆幸造物之主对自己的慷慨,不仅仅是肌肉和骨骼比例,而且一个真真切切存在的生命个体。

和贾维斯倒是更加相似,起码史蒂夫是这么觉得。

当然不是指和他一样刚好是泛着淡金光泽的头发和像反射着蔚蓝天空的水珠一般的眼睛,而是整个形态上的相似。

这让他有些害怕。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他害怕有一天贾维斯破天荒地扯开一个微笑突然对他说,“任务已经完成,我要返回地球。”之类的话,所以越是看着窗外逐渐高楼林立日新月异的世界,史蒂夫越是感到不安。

这是不对的。

他这么告诉自己。

贾维斯若是要回到自己的故乡,他没理由阻拦,更不该因此怠慢“发展”,这对族人不公平,也辜负了贾维斯和地球人的心意。更也许贾维斯根本就不会回去,而且直接到达下一个星系,对他们的生物也进行文明援助。自己和族人一直都是被幸运选中的,即使特殊,那也只是这颗星球而已。

这样不行。

“为什么高频率摇晃你的脖子?”无论多少次史蒂夫总能被突然出现的贾维斯吓到,据贾维斯检测史蒂夫没有出现肌肉僵硬等不良症状。

“没…没什么。”史蒂夫给自己鼓了鼓劲,准备专心投入今天的实验。

史蒂夫转身并没有看见那个熟悉的高挑身影,一个显示屏从高处落在了试验床的左侧。贾维斯的声音便是从显示屏自带的扩音器里发出的。“躺上来。”

贾维斯本体没有直接出现,这让史蒂夫莫名的松了口气又难免有些失落。他依言躺了上去。

“放松,”大概是感受床上人的紧张,贾维斯体贴的说明道,“身体素质强化已经完成,现在是针对反馈机制的实验研究,不会再对你进行任何注射或者手术,你不需要担心。”接着又有更多的屏幕落了下来,停在史蒂夫的周围,试验床边的仪器启动,各种探头机械化的移动到了史蒂夫的身上自动联结,屏幕上开始出现各种数值。

时间很快过去了大半,史蒂夫仍然无法集中精神去看那些数值说明了什么——贾维斯会替他看的,这一点他很放心。此刻他不放心的是他接下来的邀约计划能否顺利,犹豫再三,他还是开口了。

“我……最近试着做了新菜,”史蒂夫小心翼翼的说着,娜塔莎教育到要抓住一个男人的心就要先抓住他的胃或者捅了他的肾,史蒂夫还是决定选择前者。看到显示屏上绿色的数值线,史蒂夫不由联想到贾维斯第一次教他们种植蔬菜的光景,那些绿油油的叶片真的像极了迷你版的芭蕉叶,不过那可比苦涩的芭蕉叶好吃多了,“就是用基地大棚培育的新作物。”

“很好,蔬菜当中的维生素对你的激素水平很有益处。”

“所以...你可以来我家试吃吗?”史蒂夫没忘记今天的重点,“今晚,如果不嫌弃话。”他补充道。

“抱歉,我想我没有去的必要。”

“为什么?”难道真的要捅肾。

还未等贾维斯作答,突然一声巨大的声响打断了他们。爆炸声是从远处的一个大型实验室传来的,接下来连续的几声爆炸后,远远看去一片火海。

机器停止,显示屏立刻被收了上去,只留下最初的那一个,输出着贾维斯镇定的声音,“我会切断通路,不让火势蔓延,你快去疏散你的族人。”

“但是那个实验室里还有正在试验的人吧?”史蒂夫利落的拔掉了身上连接的探头和管子,翻身跳下试验床,“……还有你呢?”

“你在哪里?”史蒂夫又一次问道。

“我很安全。”贾维斯的声音还是一如既往的冷静,“A-8719实验室随时还会发生爆炸,你千万别去。基地本身有消防装置,我会尽快控制住火势。”说着贾维斯切断了屏幕的电源。指令很清晰,而史蒂夫要做的就是完成指令。他一面发出紧急疏散的通知,一面指挥族人互相帮助不便移动的人进行转移。穿过安全出口之后,史蒂夫清点了在场人数,和当日进入实验室的人数是一致的。

“你们当中有没有人受伤?”

得到否定的答案之后,史蒂夫的心算是可以暂时定下来。看样子火势已经得到控制,起码没有再扩大的迹象,贾维斯应该很快就会把它平息下来。

等等...贾维斯....贾维斯在哪里?

史蒂夫这才注意到从爆炸开始到现在,自己一直都没有看到贾维斯。他说自己在安全的地方,那么早就应该出来了啊。

“妈妈,妈妈,我好害怕好人哥哥会死。”史蒂夫记得这是刚刚从A-8719实验室跑出来的一对母子,小孩脸上还沾着些许尘埃,惊魂未定。

“别怕,哥哥一定会没事的。”母亲连忙安抚怀里的孩子,可惜收效甚微。

好人哥哥,难道是贾维斯。

史蒂夫向这位母亲求证情况:“你们说的哥哥是谁,是在A-8719实验室吗?”

“就是贾维斯,警报装置响起后他把我们推出A-8719实验室,放下了防爆门,一个人留在里面修改电脑系统。”母亲想起刚刚发生的一切还心有余悸,特别是她带着孩子走开几秒之后背后发出的巨大爆炸声。

“你们先离开这里,到避难所去。”史蒂夫丢下一句话就头也不回地向大楼内冲去。

“贾维斯...咳咳...贾维斯”周围的黑烟已经十分浓厚,不仅降低了能见度还袭击了史蒂夫的肺部。四倍体能也就意味着四倍氧气,不过现在史蒂夫管不了这么多了,他粗暴地扯开自己的衣服沾湿后捂住鼻子和嘴巴。凭着记忆中的位置,史蒂夫很快就找到了A-8719实验室,但是眼前的景象让他恐惧起来。十厘米厚的防爆门已经被爆炸的冲击波炸飞出去,地上尽是些破碎的实验器材和……贾维斯。

就在操作台旁边,还有丁点星火正在燃烧。表面的仿生皮肤已经被爆炸瞬间产生的高温融化,只剩下内部机械连接的部件,尽管如此躯干和头部的距离至少也有两米。手臂,贾维斯的一只手臂因为高压冲击直接嵌入了顶板。

不不不,贾维斯不能死!贾维斯一定不能死!!!

史蒂夫将身上剩余的布料都扯下来扑灭贾维斯躯体上的火,在这当中史蒂夫多次被高温的金属烫伤,但是他仍然不放松手里的动作。还有天花板的手臂,他要把贾维斯完完整整地带出去。史蒂夫踩着重叠的椅子摇摇晃晃地爬高,差一点点,就差一点点就能够到了。他踮起脚尖探出被烫得通红的双手,使劲向前勾去。由于史蒂夫的行为,平衡点出现了转移,椅子交点之间发生了错位。正当史蒂夫要充分感受地心引力以及地上玻璃碎片的双重伤害之时,一双强有力的双手抱住了他。而这双手不是别人,正是史蒂夫心心念念要救的贾维斯。

“你怎么会在这里?”史蒂夫看到正以公主抱的姿势对待自己的贾维斯不仅还活着,而且毫发无损。“你不是在地上吗?”

史蒂夫手指着操作台的方向,那句残缺不全的躯体仍然安安静静地躺在地上。那个是贾维斯,那这个是谁。

“地上的躯体属于我,现在这个躯体也属于我。”贾维斯离开实验室时没有放下史蒂夫,而是选择继续抱着他,地上的污染物会伤害到脆弱的生命体,“这是我的备用,我将系统转移到了这个躯体。”

史蒂夫用了3秒钟消化这个信息,然后他脑袋里只剩下一点:贾维斯没事!

“你没有事就太好了。”史蒂夫情不自禁地搂住了贾维斯的脖子,亲昵地蹭了一下,双手的力道不由得加深。

感受到脖子上微微有些发痒的触感,贾维斯的动作顿了一下,还是问出了心中的疑问。

“你为什么要救我?”贾维斯获知史蒂夫在离开大楼后又返回了实验室,当他赶到时,这个珍贵的生物体居然在浪费自己的生命做无意义的事——救一个AI。

“哈哈,我真的有些傻,竟然没有想到你可以转移你的系统。”史蒂夫不好意思地抬头,正好对上贾维斯望着自己的眼睛,“但是……我当时唯一想的就是你,其他的就没有考虑太多。”

“我不能理解。”贾维斯说的是实话。

“不需要理解。”史蒂夫停顿了一会,又靠回贾维斯的胸膛,如果忽略自己衣不蔽体的事实,画面还是蛮唯美的。“我只是想做,然后就这么做了。”

贾维斯闻言皱眉,他低头盯着怀里人蔚蓝的眼睛观察了一会儿,不知道在思虑着什么,然后他看到史蒂夫身上看似可怕的烧伤正在以常人的四倍速度复原,即便如此这也不是短时间能好的伤,治疗是必须的,他决定要让史蒂夫在医疗室里好好躺上一段时间。

他抱着他直接从被炸开的通道上穿过,原本被挡在外面的风雪灌了进来,夕阳的余晖印在他们前行的脚印上,把还未融化的积雪印得似乎有了温度,而贾维斯没有温度的身体对于此时的史蒂夫来说却是无比的温暖。

史蒂夫事后得知贾维斯拒绝自己邀请的原因之后就不再沮丧,毕竟你不能喂饱不存在的胃或者捅同样不存在的肾。

其实史蒂夫一直可以感觉得出自己和贾维斯之间的区别,不仅仅是身体构造和思维逻辑上的,而是一些更为细腻不可捉摸的东西。但这次之后,史蒂夫意识到自己对AI的认知还远远不够。他决定把地球社会关于人工智能的片单也加入他的日程,他希望自己能多了解贾维斯一点,多一点也好。

【贾盾贾】进化(一)~(四)

这篇是和 @饼呱呱 太太一起产出的~~请叫我们Bear team!(简称BT,嗯,念起来也是BT呢哈哈哈哈)

梗来自于 @饼呱呱 太太之前的一篇文,很明显那个梗用来写贾盾比较合适=v=所以就拿来重新写了~ 北极圈的自力更生T-T!!

中长篇~

注:科幻au。因为剧情需要贾维斯拥有实体,全篇含科学组。

=================

1.

造球计划于公元3016年正式启动,包括贾维斯在内的AI带领着大量机器人离开蓝星舰队执行任务。

2.

我是谁,我从哪里来,我到哪里去。

这三个问题他从来没有思考过,当然并不是因为他懒不愿意思考这种著名的人生哲学问题,而是他的父母从来没有教导他如何去思考——他甚至没有一个名字,至少现在没有。

他不是部落最好的猎手,这一点从他瘦弱的身体就可以看出。在他们的“社会”里,弱小本身就是一种罪过,这意味着往往一出生他们就面临着被兄弟欺负被父母舍弃被族群孤立的命运。这一点他无疑是幸运的,他的父母并没有因为他的羸弱就放任他走向死亡,他汲取每一丝能够获得的资源努力活了下来,但这无法改变他依旧比一般同类弱小的本质。

不过他仍然是一个好猎手,在他这么多年坚持跟着族群出去打猎的过程中,他得到了一些经验,并且领悟了一些技巧,他发现有时候要捕捉猎物并不完全依靠蛮力,他开始有能力养活自己和逐渐年迈的亲人,这为了赢来了父亲的赞赏。即使父亲没有发声,但是他能通过父亲对他的触碰感觉出父亲是多么地为他自豪。

能活下去他很高兴,他努力的适应周遭的一切,旦他实在无法喜欢。太冷了,这一切实在太冷了。他的脚下都是白色的一片,不管他们的部落迁徙到哪里,脚下的路永远都只有白色。不过幸好,在首领的带领下,他们总是能在天黑之前找到山洞来避寒。也许这样的日子他们会一天又一天地过下去,没有开始,也没有尽头。

他也以为这样的日子也许会一直下去。

直到那天,伴随着一声巨响,一个像太阳一样的火球从天上落了下来。

部落的人四处逃窜。

他从来没有见过这么可怖的东西,一时之间竟无所适从,呆立在原地。幸好他的一个伙伴把他拉到了被火球撞碎成石头堆山壁后。他从缝隙里观察着那个巨大的火球,随时做好逃跑的准备。

就在这时,火球里好像打开了一个洞,有一些从来没有见过的东西从那个洞钻出来,有点像某种坚硬的虫子,但是他们却比那些虫子大得多。它们朝不同方向分散开来,扭着奇怪的步伐探索,好像对这个的白色的世界很有兴趣,时而又靠在一起。他注意到它们之中有一个不同的东西,好像是一种生物,体态和自己似乎有些许相似。就在他想再深入观察的时候,那个生物突然发出了持续的叫声,然后那些像大虫子一帮的东西就聚集到它的旁边,它们又靠在了一起。

突然,它们一齐朝他所在的方向快速移动过来。

他和伙伴转身拔腿就跑。

一声惊呼,他发现他的伙伴匆忙间把脚卡在了一个石头的裂缝里,怎么拔也出不来。

糟糕!那些东西越来越近了,但他没法说服自己丢下伙伴独自逃跑,他蹲下来随手捡起掉落在身边平时用于捕猎的工具和他的伙伴一起用力敲打着石缝。

很快石缝出现了裂痕,但他没办法再继续了。那些东西几乎到他的跟前,他执起手中的利器,冲到了它们中间。

他要为伙伴争取时间。

纠缠中不知道什么击中了他的手,瞬间的麻酥感让他手一松,失去了唯一的武器。

那些东西瞬间缠了上来。

“我要被吃掉了!”这是他唯一的想法,就像他吃掉那些猎物一样。

他的身体被那些大虫子捉住了。

“我不能被吃掉!”他在拼命地挣扎,试图用他锋利的牙齿咬伤他们,然而他们的外壳比他咬过的最坚硬的骨头还要牢固,他甚至无法在他们身上留下一丝刮痕。

它们的力气太大了,数量也太多,很快就制服了他。

他最后的记忆是他伙伴逃远的背影。一根细长的东西刺进了他的颈部,接着他就无法控制自己的眼皮,最终失去了意识。

3.

他是被一些奇怪的声响吵醒的,有点像他剥开贝壳时用石刀敲击贝壳的声音,遵循着莫名的规律令人安心。

原来自己还活着。

这个认知刚刚让他产生的欣喜,下一刻又淹没在自己是否成为了储备粮的担忧中。

多想无益。

他一边眨巴着干涩的眼睛打量着周围陌生的环境,一边缓缓的坐了起来。随着身体的移动,手臂上传来一阵刺痛,他看见那里多了几个像是被虫子叮咬一般的针眼。

那不是他的手臂。

这是他的第一感觉,与之前那个先天不足又加之营养摄入跟不上而显得尤为干瘪的线条不同,眼前的肌肉出现了起伏,上面的毛发似乎也稀疏了不少。

他还未开始弄清发生了什么,显然饿了不止一天的肚子把他的注意力重新拉回了生理需求的层面。

“食物。”

突然出现的声音吓了他一跳,他才发现之前在大虫子中间发号施令的那个生物就站在他不远的地方。那家伙转过身手里拿着他一个东西,熟悉而诱人的腥味告诉他那是食物。

它把食物放在他的跟前,同时发出某种特殊的声音。

他实在是饿极了,没多想就伸手去拿,结果食物却被那个生物推的更远。

“食物。”它又重复了一次。

并没有理会它的用意,他再次试图去拿那个离着已经不算近的食物,然而还是失败了。

“食—物——”这一次,它拉长了声音,发声部位做出夸张的动作。示意地抬了下手中的东西,然后用手指着他的嘴巴。

领会到了它的意思,他回忆着刚刚听到的声音,学着它的动作张开了嘴巴:“食—物——”

他感觉那个生物显然对自己的表现很满意,因为在这之后它立刻就把食物递到他的嘴边,让他得以高兴地吃了起来。

“生物试剂生效,1号实验体初期实验成功,已具备学习能力。”他一边咀嚼一边听见那个生物再次发出了某种声音,用着似乎不容辩驳的声调。不过当时来自不易的食物显然对他更有吸引力,他专注于品味手中的美味并未试图去理解对方话中的意思。


4.

……

“1号实验体第75次实验,现在开始记录。”经过观测实验体的身体水平已经有了较大的提高,肌肉密度与人类接近,甚至比一般的人类更加的精壮,充满了张力。

“贾维斯,我希望你也能够为我取一个名字,就像你每次发送信息回舰队时叫的班纳博士那样。”先前几次他就想提出这个要求,可是贾维斯总是很忙的样子,也就不好意思再说。

贾维斯的数据库传入一段记录‘1号实验体达到马斯洛需求层次理论的第四层次——尊重的需求’。

贾维斯没有立刻回应,这让他开始为自己的唐突而懊悔,就在这时,他得到了一个单词。

“史蒂夫。”

贾维斯体贴的拼出了每一个字母,然后停顿了下,目视他的眼睛换了个询问的语气,“S-T-E-V-E。史蒂夫。可以吗?”

数据库显示这个名字为漫画《美国队长》中主人公创作的,身体受到改造,富有社会责任感的一个超级英雄形象,这几点倒是与实验体的基本信息所重合。

“史蒂夫……好的,我就叫史蒂夫了!”史蒂夫本想拥抱眼前这个给予自己名字的生物,无奈双手还是被电磁禁锢在椅子上,“真的很谢谢你,贾维斯。”

语气真诚,情绪波动,笑容洋溢,无论从什么角度都能看得出史蒂夫的喜悦和感恩是发自内心的。这一切的理所当然却不符合贾维斯的运算规则,程序收到要求起名的请求,中央处理器进行逻辑运算,然后给出相应的答案。这些是合理而正确的行为,为什么实验体要感谢自己。无法立即处理的贾维斯新建了一个文件夹,将这个疑问暂时保留起来。

“史蒂夫,我们继续实验。”

“好的,贾维斯,我很乐意。”史蒂夫的瞳孔和玫瑰星云的排列方式相似程度很高,而前者面部肌肉识别系统显示为微笑时,那些星星好像更亮了一些。

“史蒂夫,我们今天进行脑电波反应测试。你看着显示屏,快速告诉我相对应的答案。”

“哦,我知道了,昨天往我大脑里装的东西就是这个吧。才想的我今天一醒来,头后面就开了一个洞。”

贾维斯不自觉地伸出了自己的机械手,计算不会伤害到史蒂夫头部的力度抚摸着早已被速生剂融合的伤口。史蒂夫稍微移动了一下,让贾维斯更好地触碰自己。他不知道贾维斯这么做的原因,但他很享受这样的碰触。实际上连贾维斯自己都不知道,因为这个动作没有收到任何合理性指令。

实验室的记录仪的灯还亮着,贾维斯决定继续。点击操作台,屏幕上面的图片开始变化了。

“1+2=?”

这个简单,“3”

屏幕上的文字又变了,“狭义相对论公式的计算公式是什么?”贾维斯停顿了一秒,没有想到Sir居然也把这个问题加了进来。

这个有点难度,不过难不倒史蒂夫,“T=ã(t-ux/c^2)  ”

“宇宙在收缩还是在膨胀?”

还好史蒂夫和他哥哥不同,上课的时候从来没有被小甜饼或者那个笑起来比小甜饼还要甜的姑娘吸引去注意力,“收缩,不过收缩即将停止,宇宙将长时间处于一段相对静止的状态。”

……

“1号……”贾维斯顿了顿,更换了称呼,“史蒂夫第75次实验,记录完毕。”